人生如逆旅,我亦是行人




既然空虚,为何不让自己忙起来?

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。
是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的样子,还是我不愿意接受我眼里的自己?